• 关注我们:

生顺茶栈:无声硝烟里的茉莉香

来源:福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08-25

    位于下杭路238号的生顺茶栈。记者 郑帅 摄

    福州日报记者 林奕婷

    许多老福州人都知道,“一枝春”茉莉花茶出自“东南茶王”欧阳康一手打造的生顺茶栈。但很多人不知道,坐落于下杭路238号的生顺茶栈还是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福州总队部、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地下党交通联络站和沪闽地下交通线福州联络点。从1938年抗战时期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生顺茶栈”这处党的地下联络站在茶王一家人的保护下从未被敌人发现和破坏。

    近日,记者见到欧阳康的后人欧阳芬。她告诉记者,在曾祖父欧阳康的默许和支持下,她的伯公欧阳天定和爷爷欧阳天年义无反顾地把生顺茶栈作为党的地下联络点。为了革命能够取得胜利,他们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在这里,记者带您跟随欧阳芬的思绪,重新回顾那段鲜为人知的红色往事。

    密运书籍,传递进步思想

    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下简称“民先”)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建立的青年抗日救亡团体,主要任务是在群众中宣传党的抗日方针,传播共产主义思想。1938年6月,生顺茶栈成为“民先”福州总队的队部,欧阳天定担任副队长。生顺茶栈的红色故事由此开始。

    “民先”队员在生顺茶栈里写标语、印传单,秘密举行读书会,学习进步思想,并积极在中小学教师和学生中传播。进步思想的学习需要进步书刊,欧阳天定与欧阳天年主动承担起提供进步书刊的责任。

欧阳天定首先在上海购买进步书籍,而后利用岳父开办轮船公司之便,将书籍伪装成包裹,放入船舱夹层随其他货物一起运至台江码头。欧阳天年当时在中亭街开了家名为“逢春馆”的书店,还与表亲李楚濂一起在南门圣庙路附近开了家“致知书店”。他每次在台江码头接到船后,就将这一批“货物”运至两家书店进行翻印,再分发至福州的各地下党秘密联络处。

     在传播进步思想的革命道路上,欧阳天定和欧阳天年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福州地下党组织的骨干。他们提供的这些进步书籍极大地团结和影响了福州一批爱国人士投身抗日救亡的革命洪流。

密藏党员,保护革命力量

    生顺茶栈前临下杭路,后接何厝里和上杭街,进出便利,且茶栈面积大,来往人员多,便于避开国民党的耳目。因此,地下党员常以茶商或伙计的身份频繁出入生顺茶栈。欧阳天年也常以经营生意为掩护,护送多位地下党员至上海。

    1938年6月,李铁被党组织派至福州工作后,就长住在生顺茶栈里。空闲时,李铁常跟欧阳天年学习福州话,以便于更好地开展工作。1941年,时任闽中党组织特派员的李铁在执行任务时受伤,伤口感染,急需药物治疗,但当时的福州缺医少药,且各种药物被国民党严控严查。欧阳天年决定送李铁乘坐飞机,以最快速度赶到上海接受治疗。

    两人到了义序机场,发现有国民党军在此把守,李铁因受伤行动不便,极易引起把守人员的怀疑。欧阳天年立即建议李铁改道。回到城里后,欧阳天年花巨资买通了国民党水警,让李铁藏在船舱底层,从台江顺着水路安全抵达上海。在上海的欧阳天定得到消息在码头接应,帮助李铁得到了及时治疗,脱离了生命危险,得以继续投入革命大潮。

    秘密购药,挽救战士生命

    战争年代,救命的药物十分珍贵。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再次将枪口对准共产党,同时进一步收紧对药品的管控。药品不仅难以获取,价格还十分昂贵,共产党想要得到药品可谓难如登天。然而,前线战斗激烈,伤员增多,许多战士因伤口感染而牺牲。此时,欧阳天年接到上级的任务,要求他大量采购华东局和延安急需的抗菌药和镇静止痛药品。

    生顺茶栈由于业务关系,经常接待来自英国、美国、苏联等地的商人。不仅如此,欧阳天年的叔叔欧阳钧还是孙中山的学生,曾经在香港当外交官。接到任务后,欧阳天年利用多重关系多方联系,对接药物购买事宜,终于采购到大量急需药品,请朋友从香港转运到福州。

    但药物到了福州又遇到一个难题。国民党在马尾、长乐的港口都设置了哨卡,严查往来船舶,如何顺利地护送药物通过哨卡?欧阳天年将药品伪装后装入自家乾泰轮船公司的茶船与烟船中,成功运往上海。在上海“接棒”的欧阳天定再将药品送往华东局和延安。两兄弟胆大心细地执行党组织下达的任务,冒着生命危险挽救了大批前线战士的生命。

    “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对当时的爷爷和伯公来说几乎算是家常便饭。”通过收集资料逐渐了解往事的欧阳芬感慨道。欧阳天年过世后,她承其遗志将生顺茶栈保存了下来,如今已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革命文物。欧阳芬说:“只有保存好这一段特别的历史记忆,才能更好地告慰那些曾经为了人民的解放、为了新中国的诞生而默默奉献一切的革命先辈。”

    责任编辑:蔡秀明


热门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