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我们:

2016年2月21日,周日,晨。

海边的日出比预计时间来得晚些,春日的湄洲岛,寒风刮得喉咙涩涩地疼。我躲在沙滩边缘的木屋内,看唐先生和王姑娘拨弄昨夜睡乱的盘发。

此刻,海边是安静的。安静是暖色的。

海水渐渐漫过沙滩,木帆船在海浪中摇摆。有船绳穿固在石上,它无法随风飘荡,无法远行。

此刻,内心是孤独的。孤独是蓝色的。

海风渐渐温柔起来,略带海水的咸味,抚摸过每个人的脸庞。我侧耳倾听,这传说中的湄屿潮音,海浪扑打礁石的节奏,与屋檐滴落雨滴的声音,并无实际的不同。他们都曾洗净每一份养育万物的水土,他们都已遗忘每一面历经沧桑的容颜。

石坪上的水洞倒映出欢乐跳跃的人影,而日出则来的悄无声息。直到镜头里的目光跟随展翅的水鸟,越过远方的灯塔,我才发现海平面的那一抹温暖,它搀和了某种安静的孤独,已浮出海面许久。

此刻,人群是孤独的,信仰亦是孤独的。


湄洲岛元宵纪略

1.湄屿潮音

在岛上,遇到一群扔石头的小孩。

他们随手丢却一些童年和欢愉的画面。

像海边的音符,海浪拍打着水洞,

像拖油瓶的摇篮。我穿过一夜的梦境,来到海边的沙滩。

我没有面包和牛奶,我的杯子是空空的满。

姐姐,你说爱上一座岛就像爱上一个人,都是很私人的事情。

那些孤独和幸福,不要和人分享。


来源: 石瞒芋